凌丶依依

可,是我出的聘礼

借用楚留香游戏的设定

暗香楷X武当蓝

——————————————————————————————


我也不知道敏感词是什么系列























Fin

 

 

 

 

 

 

 

 

 

 


有没有人来跳这个顶,风景超好的(●'◡'●)ノ

那两队孩子我遇到了(ฅ>ω

我家大儿子又和小螃蟹在一起旅游

好多照片都有小螃蟹,我儿找到旅友了2333

沉迷于旅行青蛙
周周呱x蓝
怕蓝寂寞一直陪伴蓝(๑ˊ͈ᐞˋ͈)ƅ̋


画的不好_(:_」∠)_凑活看吧
【头次拿数据板画画,线条抖成了帕金森(இωஇ )】

荒野行动

许博远在一件废旧的房子里不停的寻找,房外不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让房中的人心提到了嗓子口,

“周泽楷!周泽楷!你还好吗?”

“没事。”声音伴随着电流的吱吱声从无线耳机中传出,让人无比的安心。

“要凉了要凉了!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穷!我到现在一把枪都没有!你那边呢?”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翻了翻自己的背包,无奈地回道“两个医疗包,一个三级头,一瓶能量饮料。”心里默默补了一句:医疗兵一个。

“完了!”蓝河的哀嚎瞬间在周泽楷耳边响起。

诶,周泽楷心中叹了一口气,听着房外的交火声,确实。。。。。明明为了避免与敌人的冲突已经跳了个偏僻的小镇,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最主要的是到现在己方一把枪都没捡到。

周泽楷小心翼翼的退出了自己所在的房子,蹲在一面墙边集体地观察周围的环境,“许,去myltapower。”

“啊,可是还有五分钟就要缩圈了。”

“赌一把。”

许博远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嗯”

“来我身边。”


许博远和周泽楷小心翼翼的躲开身边的敌人,迅速的向myltapower奔去。



“靠,我就捡到把手枪和散弹枪。”许博远举着两把枪,无奈了,天要亡我啊。

“过来。”耳机中忽然传来周泽楷的声音,隐隐听出当事人心情很好。

“怎么了,怎么了?”

“我这,有把98k,Groza,还有一把狙,四倍镜。”

“我靠!”周泽楷这混蛋运气也太好了吧!许博远在心中默默鄙视着周泽楷,嘴角却往上扬着,嘿嘿,枪王拿到狙了。


这时系统传来了讯息,缩圈了。

“走!我这有车!”许博远对着无线耳机招呼了一句,踏着轻快地步伐向车走去,他知道接下来就是抢王大大的showtime。




许博远和周泽楷趴在山坡上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车早就在前一个小镇扔掉了,圈子越来越小,遇到敌人的概率就越来越高,车子声音太大,容易暴露,两人决定抛车徒步前行。

“左边山坡。”

“啊?”许博远探头眯着眼仔细地瞅着对面,在哪儿?我可能是个小聋瞎。

忽然许博远感觉周围的气氛都变了,周泽楷把身子压得更低了。他从后背抽出了98k,瞄准了某个方向,眼里露出凶光。

“pong!”

只见对面草丛冒出一股血流,系统提示音想起:YiQiang 使用 Kar98K爆头击杀Biomo。

哇!帅呆了,看见了没有这是我男人。许博远高兴地抬了抬下巴,结果被周泽楷一巴掌按了回去,“还有。”

“哪?我看见了!”许博远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掏出自己的抢对着尸体不远处另一棵点了几枪。

系统:LAN 使用Groza 杀死了Malian


正当两人松了口气时,远处传来了车声,“345方向!”周泽楷迅速判断出声音的来源,声音越来越近,看来势必要经过山坡下的公路,两人互换了一下眼神,又趴回到了地面,没过多久,一辆车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越来越近了,正当车从他们面前飞驰而过时,两人突然跳了下来,对这车一顿疯狂扫射,一个人中枪从车里掉出来了!车里的人看到情况不对,立马从直行改成了s型走位,调转车头向他们冲来,

“快闪!”

两人连忙左右一躲,但还是慢了半拍,周泽楷被刮倒在地,只能靠许博远救助。许博远瞬间紧张了起来,不能再让他撞周泽楷第二下!还没想完身体就本能的掏出了背后的枪,瞄着车窗就是疯狂的扫射,快射中,快射中!心里的默默祈求似乎起了作用,那人也被射中掉下了车,车子歪歪扭扭的撞向了旁边的树。

许博远差点跪在地上,太险了,那人都已经把车头掉转过来,准备向周泽楷发起第二次冲撞,许博远感觉现在自己背上还是一层冷汗,他没有管那两个还在挣扎的人,急急忙忙地去扶周泽楷。

“给,我这有个医疗包。”看到周泽楷靠在树上自己包扎着,许博远才放下心来,翻出挂在皮带上的手枪,给那两个在地上扭动的人补了几枪。

“诶!这有个不错的三级甲!”许博远兴致勃勃的翻找着尸体的背包,听到身后的动静,头也不回继续翻找着“你要不要也来挑挑?”

“嗯,”身后的人蹲到了自己身边,也开始翻找着他需要的东西“拿完就走,这,不安全。”






决赛圈

周泽楷咬着牙捂着腰间不断流血的伤口靠坐在树后,他把枪放到一边,默默地拿起绷带包扎伤口。

许博远呢?就在不久前,他们在前进道路中遇到敌人埋伏,许博远为了掩护周泽楷不幸中枪身亡了,周泽楷逃出包围时已经濒临残血。他没有时间悲伤,也没有冲昏头脑回去反击,拿出自己仅剩的急救包匆匆打了针就提着枪跑了,活到最后的才是真真的赢家,许,我带你得第一!


圈子都这么小了,场上加他只剩下两个人,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暴露自己,刚刚那个急于求成想杀了他的人已经暴露位置被另一个人杀死,但却没听到任何声响,消音器吗?周泽楷皱了皱眉,那麻烦了,周泽楷小心翼翼的露出头,观察树后的情况,周围静悄悄的,给他一种只剩他一人的错觉。

在哪?周泽楷看向了仅在圈内的另一棵树,只能在那儿了!想着,周泽楷静悄悄的向那边摸去,越来越近了,周泽楷握紧了手中的枪,准备随时反击,当他拿着枪对着树后时,忽然一愣,糟糕!人呢!“pa”一梭子弹打中了自己腰间的伤口,地上!草丛!多年的训练,让周泽楷中弹的那一霎本能的向草丛开枪,顿时草丛中血花四溅。

赢了!这个岛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看着屏幕跳出的这一行字,两人松了口气。

“太险了,要是对面那这喷子,是个高玩的话,估计这局得凉啊!”许博远高兴地搂住了身边的周泽楷。

“嗯。”周泽楷顺势在许博远脸上亲了一口。

“好了,晚上吃什么?”许博远有点害羞了,离开电脑桌,伸了个懒腰向厨房走去。

“我帮你。”周泽楷扬了扬嘴角,放下耳机,跟在许博远后面。



————————————————————————

来啊,聊天啊!

关于周泽楷的称呼:

叫他小周,但我觉得蓝河应该比周泽楷小,叫小周不合适。

叫老周,emmmmm。。。。。可怕

叫泽楷?。。。。。。。想想感觉一层鸡皮疙瘩

叫周队,犹太疏远了

叫枪王大大,有点戏虐

叫周,  粥?八宝粥,皮蛋瘦肉粥,燕麦粥,海鲜粥,喻文州???

所以蓝河到底叫周泽楷什么呢

最近沉迷于恋爱养成游戏,对,没错,就是那个  恋与制作人!

我还去那个tag逛了一圈又一圈,感觉全tag除了我都有ssr,好伤心!大多数还是免费符抽出来的。我恨!



利用(下)

饲养室中安静的诡异,一人一鱼对视了半天

“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周泽楷压抑着怒火,面无表情的看着蓝河。

人鱼是个聪明的生物,蓝河一瞬间就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表情瞬间换了换,有点委屈,用娇娇滴滴地声音回复道

“人家”

“你故意的。”话被打断了。

自己和蓝河接触除了接吻并没有其他过深的接触,而研究所研究蓝河的唾液有些时日了,如果真的有什么毒素早就发现了,那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每次接吻时自己破了的嘴唇,人鱼的牙齿可能和蛇一样能注射什么毒液,;蓝河身为人鱼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要是真喜欢自己怎么可能还不告诉自己。什么情不自禁,都是假的!

周泽楷现在没心情听蓝河的说辞。眼前的人鱼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眼中闪过一丝邪光,

“呵呵呵”蓝河手半遮着嘴,笑了起来,眼睛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周泽楷楞了一下,但接下来的话让他坠入冰窟。

“亲爱的,为什么每次我被拉去做实验的时候你都不在,为什么以前那群什么都研究的研究们忽然都似乎明确了研究方向,为什么那些研究室的人观察我时不再闲聊了,为什么饲养室就你一个,为什么你帮着他们对我做各种实验还对我。。。笑?”蓝河边说边转身向远处的玻璃墙游去。

蓝河默默靠着玻璃,不知道是在看着外面的观察室,还是在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你确实对我很好,要不是早就听那群观察人员说你吃药的事,我可能就真心动了。”蓝河嘴角往上勾了勾,转身看着周泽楷笑着说“你的演技真的很好,我们都在互相演戏,好了,我们扯平了,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你想做什么?”

“我想要自由。不然,你就要下来陪我了,周美人鱼~”

周泽楷握了握自己的拳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饲养室。

“等着。”


接下来几天,周泽楷除了给蓝河送餐就再也没有在饲养室呆过。




这天半夜

“pong~”周泽楷闯入了饲养室,抱起早已等了半天的蓝河就走。



————回溯————

当天中午,蓝河在食物里吃到了一张纸条

“晚上午时”

————————————



“我做过调查,有暴风雨的时候,研究所供电系统会有3%的概率崩溃,今晚正好有暴风雨,我侵入系统,研究所停电10分钟,但不久就会被发现,估计真实停电时间为6分钟,要赶快!”周泽楷抱着蓝河在漆黑的通道里左拐右拐。


“快!人鱼逃走了!”

“抓住他们!”

。。。。。。

不愧是政府的秘密研究所,才过去一分钟就发现了问题。

周泽楷凭借着他对研究所构造的记忆,不断改变路线,躲避着追兵往研究所入口前进,到处都是人影和手电光线。


“你们看住这,看见周泽楷和人鱼,立马报告,射击!” 

“是!”

博格博士吩咐完便立马走了。殊不知黑暗中两道视线默默目送着他离开,当时他离他们只有几步的距离。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蓝河凑到周泽楷耳边悄悄地问道。

周泽楷皱了皱眉,抱着蓝河隐入到黑暗中。


周泽楷抱着蓝河往研究所最顶层赶去,如果没记错,研究所顶层是个半露天平台,专门给研究人员休息的。

“咔”时间到了,研究所恢复了供电,周泽楷他们一下子暴露在了灯光中,“他们在那儿!”研究所的安保人员立马发现了他们。枪声响起,周泽楷死死抱住蓝河在枪林弹雨中迅速移动,自从腿上出现了粘液,周泽楷发现自己的敏捷度和反应力便与常人有异,这算是脱蓝河的福吧。

冲过这个走廊就到露天平台了,“咔咔咔”一道铁门缓缓从露天平台的入口处落下,随着它的落下,希望也在慢慢泯灭。

“碰”还是差一点,周泽楷因速度过快狠狠撞到了门上,“周泽楷!”博格博士站在对面狠狠地吼叫,“放弃挣扎吧!你们出不去了!”

周泽楷咬着嘴唇,低着头默不作声,

“好。”

忽然,他抬起头,红着眼,向人群冲去!

“快!射击!”来不及了,周泽楷现在的速度岂是常人可比的,大家一时没反应过来,人群被周泽楷冲的人仰马翻,只能默默看着他们离开。

身后是博格博士的喊叫“你们真的跑得掉吗!”

所有出口的门都降下了铁门,周泽楷他们是逃不出去的。



周泽楷带着蓝河来到了一个房间,狠狠地关上了铁门。

“这是。。。。”

“真正的中央控制室。”

周泽楷背靠着铁门缓缓跌坐在地上,蓝河仔细一看才发现周泽楷身上浸满了血,

“你。。。”

“没事。”周泽楷咬了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开始在操作台上飞快的输入命令。

“这本来是个军事基地,当时建造时为了防止别人入侵和泄密,特意造了两个,一个来混淆别人的视线的。不过,建到一半,被废弃改为研究所。我也是无意中在老师办公室里看到的。”

说完,房间中间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暗门,周泽楷抱起蓝河往里面一跳,不管身后那疯狂的敲打铁门的声音。


在黑暗中,两个人无言的前行着,蓝河闻到的血腥味越来越重,

“你!”蓝河焦急的挣扎起来。

“别动。”周泽楷加大了禁锢蓝河的力道,下巴抵着蓝河的头。“我没事。”

“你知道吗?其实那药我没吃。”

瞬间蓝河停止了挣扎,密道恢复了平静,“我是真的很难喜欢你。”周泽楷的声音在密道中回荡着,他知道蓝河一定在看着他,“呵,可能也是和美人鱼的诱惑有关吧。在大海中有一种生物,他们以美丽的歌喉吸引迷失的船员。。。。。。”周泽楷用温柔地声音讲着那个人们耳熟能详的传说。

“我也是一个被迷惑的船员。我一直在劝服自己不要被迷惑,可我还是堕落了,看着你笑,和你在一起讲故事、聊天,我想就这么沉迷下去也很好,即使是假的。我从第一天见到你就开始想把你救出来。真的。我愿意把我的心给你。你真的很有魅力,怪不得研究所有好几个人被你迷惑。”

听着,蓝河头上一股湿润,浓重的血腥味扩散开来,

“周泽楷。。。。”蓝河眼睛都红了,

“到了。”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了,悬崖中部的一个山洞口,悬崖下便是大海,暴风雨刚过,海边一片平静,夜空也想刚洗过一样,群星闪烁。蓝河好久都没见过夜空了,一时间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从眼眶中流出,像个受委屈的小孩,哇哇大哭起来。

周泽楷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但他也快坚持不住了,缓缓地靠着岩壁坐下来,默默陪着蓝河。

手中触到了什么异物,轻轻一抓,放到眼前仔细一看,“原来,人鱼的眼泪是珍珠这个传说是真的。”周泽楷轻轻地笑了起来,摸了摸蓝河的头“你走吧。”

“周泽楷,向传说说的,人鱼是靠声音迷惑人类的。”蓝河抽泣着说,“你,是第一个,就看了我一眼,就喜欢上我的。”

周泽楷痴痴地笑了。

“你也是”蓝河顿了顿“第一个和我接吻的人。“

蓝河忽然想到什么,立马补充了一句,”我也没和其他人鱼接过。”

“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蓝河抬头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视线开始模糊了,但他还是看到了蓝河眼中闪着的光,简直比阳光还要闪亮,还要温暖。

足矣。。。。。

周泽楷快坚持不住了,光线越来越暗,最后他只感到胸口一热。



最后一刻,蓝河挖出了周泽楷还在跳动的心脏,凑到嘴边一吻,“我会让你回来的。”











几个月后的深海,一个蓝色的人鱼,一直在一个半透明的薄膜袋周围游荡,默默守护着里面的东西。

薄膜袋隐隐约约透出一个人鱼型轮廓,一颗鲜活的心脏在他胸口跳动着。。。。。。。。





————————————————————————————————

私设:

只有人的心脏还在跳动,人鱼可以用秘术封锁它,并把它装入类似鱼卵的囊袋中,重新孵化出一个新的生命。








利用(中)

人鱼蓝x研究员周

画风突变,好久没写了

——————————————————————————

第二天,在博格博士办公室

“怎么回事?我不是禁止你见蓝河吗?”博格把文件往桌上狠狠地一甩,脸色阴沉的看着他。

“任务。”周泽楷面无表情的站在博格对面,“时间不多了。”

对,人鱼的研究最近上层的人员催得很紧,再没进展这个研究所可能就要换领导人了,呵,就这么等不及了吗?

“那你的意思是。。。。”

“信任”

“什么意思?”

周泽楷和博格在办公室聊了很久,具体内容并没有人知道,只是第二天,所有的饲养员都被调走了,周泽楷被派为蓝河的专用饲养员和生活研究员。


“哒哒哒”一个英俊却又冰冷的男子踩着皮靴路过食堂,吵闹的食堂瞬间安静了下来,有人带着敬佩的目光有人带着可怜的还有人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他,直到皮靴声消失在走廊的另一头,人们才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听说了吗?周泽楷服用了W7药剂。”

“嗯嗯,真可怜。不过听说是他自愿的。”

“那药怎么了?”

“你不知道?一种削弱人类感情的药剂。一般给国家秘密的敢死队和间谍服用的。上次那个格绫洛不小心误服后连老婆孩子都不认了。”

“这么可怕。那我岂不是没希望了,还想和男神套套近乎呢。”

“别想了,娜米上次在他面前扭了脚,人家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走了。”

“哇QAQ我的温柔男神啊!”

。。。。。。。。



“小蓝,今天我们讲睡美人的故事。”周泽楷关上门对水面的那抹蓝色温柔地笑了笑。



周泽楷每天晚上都捧着童话书,坐在水边读着一个又一个故事,可水面静悄悄的,自己好像只是一个在水边练习朗读的少年一样。持续了差不多三四天,一抹蓝色的身影从水面冒出,在他不远处看着他,周泽楷只是对他笑了笑,又默默读着故事。可能周泽楷的坚持不懈终于消融了蓝河的戒心,现在,蓝河能趴在他身边静静地听他讲故事了。周泽楷对此并没有太多反应,还是轻柔地讲着故事,他知道,在门口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老师还是不放心他。。。





“小蓝,抱歉。”周泽楷一把抱住趴在岸边的蓝河,把他放在怀里一勺一勺地喂着鱼羹。蓝河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表示自己真的很痛,似乎在埋怨为什么每次自己被抓去做实验的时候周泽楷都不在,楚楚可怜的模样弄得周泽楷心底一软,手不停地抚着蓝河的背。

一阵温暖的歌声回荡在观察室中。。。。

“月儿弯 月儿弯
月儿弯弯像宝儿船
宝船儿摇摇 宝船儿慢
带哪个娃娃云里儿钻

。。。。。。

“好了,我得走了。好好养伤。”

看着抱着他死死不松手的蓝河,周泽楷轻轻叹了口气,经过这段时间与蓝河的独处,蓝河越发粘着他了。

“周泽楷,他不在。”

周泽楷不禁呆住了,人鱼竟然能听懂人的语言还会说!!!这是他遇见蓝河后第一次听到蓝河讲话,“你。。。。”

“人鱼可是很聪明的生物,你们做实验的时候应该也发现人鱼的大脑很发达吧。”蓝河看着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你。。。。”周泽楷惊得说不出话来。

“哗啦~”

蓝河把身子往前一伸,捧着周泽楷的脸吻了一下。

周泽楷更懵了,只是觉得软软的,很留恋这种感觉,鬼使神差的凑过去,狠狠地回吻蓝河。





“周泽楷,不错。”在办公室,博格高兴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由于你的照顾,蓝河的身体回复的很快,也很配合试验后的治疗。”

“不错,不错,继续保持,好好和他打好关系,看看能不能发现人鱼的其他秘密。”

“嗯。”


XY—7692基地最新命令:研究人员周泽楷的最新发现——人鱼能听懂人类的语言,所以从今天开始所有人员在与人鱼接触时谨言慎行。





晚上,一人一鱼吻作一团,

“嘶~”

蓝河笑着舔了舔唇边的鲜血。

“蓝河,你怎么又咬我的嘴唇。”周泽楷碰了碰自己的伤口。

“人家情不自禁嘛!”蓝河眯着眼睛,样子魅惑无比,“来”,蓝河舔了舔周泽楷嘴角的伤口,瞬间周泽楷的伤口愈合。




“你说的是真的?!”博格听到周泽楷的报告兴奋至极,“这真是医学史上的重大发现!”

“周泽楷,你想办法弄到一些人鱼的唾液。看来,我们又要增加一个研究小组了。”

“嗯。”





最近,周泽楷感觉自己的腿有一层粘液,擦掉了过段时间又冒出来,幸好穿着工作服,别人看不出异样。

但现在越来越粘了。

直到有一天,周泽楷在洗澡时发现,冲洗下来的粘液里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那似乎是——鳞片!还是新生的,薄薄的,要不是灯光反射,还真看不见。

蓝河!周泽楷一时间就想到了他。一丝恐惧和愤怒占据了他的心,他匆匆穿上实验服向观察室赶去。。。。。





LAN精灵日记(中)

日期瞎编

时间开始跳跃

流水账开始啦!

除了叶修和苏沐橙其他人看不见蓝河

不想填坑,就坑着吧

——————————————————

2016年6月25日

荣耀第一赛季终于结束了!叶修亲自上去领的奖!你们这群愚蠢的人,谁说叶修没上过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你们只是没关注第一赛季而已!好吧,决赛当时既没有直播也没有新闻记者,除了现场观众其他的荣耀迷们一概不知。

叶修当时拿着奖杯手都在颤,眼都红了,嘿嘿嘿,年轻人啊,就是不稳重,

但前方高能——

当冯宪君刚祝完祝贺词时,叶修拿着奖杯直接从讲台下来,领着我和沐橙直奔南山公墓,你无法想象当时全场无声的景象,所有人都震惊了。

叶修把奖杯轻轻地放在苏沐秋墓碑前,“沐秋,我把奖杯带来了。”沐橙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默默退到了一边,叶修在墓前站了好久。

毫无意外,叶修当晚在庆功宴上被老板骂了一顿。

2016年6月26日

赛期结束后放假第一天,叶修没有像往常一样窝在房间里打荣耀,他也是个懂得休息的人,默默躺在客厅看着电视。沐橙说为了庆祝要亲自下厨,早上就买了一大堆的食材回来,哇!苏女神的手艺,没想到我也可以吃到!

我美滋滋地乖巧可爱地坐在客厅等着开饭,叶修期间去了一趟厨房,然后疯了般的跑了回来,

“蓝河!你会烧饭吧?”

“会啊,咋了?”

“拯救世界!”

然后我就身负重任的被叶修扔到了厨房。。。。。。excuse me!我是小精灵诶!现在的体型连个锅铲都拿不动,你竟然让我来烧饭!

我默默地飞到苏女神身边,woc青菜里放酱油还加辣加醋,你们H市人的口味我不是很懂诶?!等等,那是盐不是糖!秉着不浪费食材的原则,我开始指导沐橙做饭,最后做了豆腐鱼汤、糖醋排骨、醋溜土豆和蚝油生菜,晚餐时那两孩子眼都直了,苏女神一直喊我师父,叶修则默默加快了夹菜的频率。

2016年7月1日

自从那次吃了我指导的那顿饭,苏沐橙就天天缠着我教她做饭,叶修也经常跑来围观,那天以后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我在沐橙旁边指导她做饭,叶修端着茶杯坐在餐桌前看着我们两,忽然有一种一家三口的既视感,呸呸呸,我是小孩吗?但真的很和谐。

沐橙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厨艺也长进了不少,今天我抱着好奇的心态趁沐橙还在炒菜,默默飞到正在喝汤的叶修身边

“叶修,问你个事?”

“嗯?”

“你什么时候向苏沐橙告白?”

“噗,咳咳咳”叶修端着碗在桌边狂咳不止,“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你不是喜欢她吗?”我可是未来过来的人,接下来几年你跟她可是亲密无间,全荣耀的人都知到。

“我把她当妹妹!”叶修惊恐的咽了咽口水,“你这样说我怕沐秋晚上来找我。”

“唔,那。。。。。你喜欢沐秋?”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抽说了这句话。

反正叶修吓得从椅子滚到了地上,吃饭时一直恶狠狠地盯着我,我想我这几天最好别回房睡,我怕半夜叶修送我去见苏沐秋。

2016年9月1日

荣耀第二赛季开始了,联盟新规定,要求比赛全网直播,还开办了电竞之家。我知道这代表着荣耀要开始风靡全国了!激动!

2017年6月26日

荣耀第二赛季也结束了,毫无意外冠军——嘉世,不过叶修对抗韩文清时还是很精彩的!我总算明白什么叫高手对招就在毫厘之间。

在韩文清倒下的最后一刻,叶修打了一句话“哟~老韩,不行啊。”

emmmmm,活该霸图的人追着你打。

这次叶修没上台领奖,默默站在后台等着队员领完奖杯,接过奖杯去了南山。

2017年7月4日

有个落魄的男人来找叶修,我记得他好像是天风战队的,今年刚退役,和叶修关系还不错,他来向叶修借钱,确实,虽说荣耀有了起步,但工资还是有限,除了几个战绩好的战队其他都,有些资金紧张,而且开荒的老玩家们都。。。。。年纪大了,诶。。。。。青春啊。

叶修把他的一部分工资给了那个人,那人临走还在哭着感谢叶修。

叶修又默默地站在阳台边抽了一个下午的烟。

2017年10月11日

嘉世扩建,有了员工宿舍,叶修比以往更忙了,老队员们都准备退役了,和叶修搭档的吴雪峰就准备在这赛季退役,叶修一边研究着战术,一边开始物色新的血液。
叶修和我还有沐橙商量了一下,决定举家前往嘉世,沐橙成为新队员候选人开始在训练营里训练。

看着叶修和其他人调侃的背影,这赛季之后嘉世得有他一个人扛着了。

2018年6月25日

第三赛季结束了,叶修捧着奖杯一脸嘚瑟的向自己的对手炫耀了一圈,

“看!小蓝,哥厉害吧。”

“嗯。”

但。。。。。今后。。。。我默默地背过身去,擦了擦了眼泪。


2018年8月27日

联盟新队员名单公布,黄少、喻队、王杰希、苏沐橙、张新杰。。。。。。。

新时代来临了!

2018年10月5日

嘉世常规赛输了,叶修早就猜到了结局,他前一个星期前就和我说了,年轻的队员总想展露自己,外加上前几场胜利的得意劲,没有太好的团队意识。前几场都是运气好,遇到的队都比较弱,现在碰上稍强的队,也好,该让他们收收心了。

晚上,叶修站在会议室里把所有人的缺点都提了一遍,严肃的样子让我都抖三抖,那些小队员果然很害怕,一直在那儿点头。

2018年11月11日

叶修凌晨在帮沐橙清空购物车,你能相信在11:59两个职业选手默默盯着电脑屏幕蓄势待发的样子吗?和打荣耀一样一样的认真,结果还是有几样没抢到,叶修抹了把脸感叹抢购的恐怖,职业选手甘拜下风,说以后要把抢购也写进战队计划表里。

社会社会,人们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激发出无限的潜能,一年仅一次。

呵,我才不会告诉他们今后马云爸爸又开了个双十二呢。

2018年12月20日

快过年了,我们有个约定, 每到过年和暑假假期都会回到原来租的房间生活。

今天,我们又回来了!回来——

大扫除。

突然死亡。。。。。。

经过一天的打扫,晚上收获尸体三枚。【/二哈】

2018年12月25日

全明星赛开在h市,黄少今天来叶修家里玩啦!

你知道吗知道吗?黄少超级帅!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显得熠熠生辉,眼睛belingbeling的超有神,还到处乱转,哇!他讲话了!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超可爱的,有没有!他的声音好好听啊,像邻家小哥哥一样,虽然都入冬了,但感觉暖洋洋的。黄少超级厉害!讲这么多没一个词重复的!哇~~~~~~

我围着黄少左转右转,哇!黄少无论哪个角度看都好帅啊!

正当我还在瞻仰黄少的英姿时,叶修一手把我抓住。

“我靠,老叶你干嘛!打架是不对的!虽然我们蓝雨前一场赢了你们嘉世,你也不该这么记仇。”

“不,有只蚊子在你周围。”

“你少骗我,大冬天哪来的蚊子,你就是嫉妒,发现我天资聪颖,以后必定能成大器,怕自己以后打不过我,没你斗神的位置,是不是是不是?”

“呵,怎么会,我怎么会和满世界抢boss的人一般见识,太掉价了。”

“我k!@!¥#%¥…………¥……*%%¥”

黄少被叶修毫不留情的轰了出去。

 

叶修冷冷的看着我“你看见黄少天很激动啊。”

“那可是我的偶像!”我挣扎着从叶修手里逃出来,叶修就这么看着我,我有点不敢动。

“额,黄少很厉害的,你当初不也这么评价他的吗?不过,我最最崇拜的就是一叶之秋大大,真厉害,那长枪舞的,多么的潇洒,连黄少都不是对手。刷刷刷几下就破解了敌人的攻击。”

叶修对这段话很受用,笑着弹了一下我的脑袋,“你就吹吧。”

呼,节操是什么?有命重要吗?

2018年12月28日

全明星赛最后一天,叶修操作着一叶之秋追着夜雨声烦满地图乱跑,“救命”文字泡遍布地图的各个角落,最后其他人都停下来看着他俩你追我跑,可怕!

2019年6月27日

第四赛季结束,嘉世还是输给了霸图。队里有些平时被叶修说教的人开始对叶修产生了不满,背地里开始说他坏话。

哼,叶修也是人,他连拿三次冠军就应该次次拿冠军吗!人就是这样,一旦认定了,如果没达到他们的预期,他们就会开始抱怨、鄙视他人。

不过叶修似乎对此并不在意。

2019年7月12日

叶修果然还是个小青年,傲娇的很。是我一直把他当成大神瞻仰,认为他很坚强,无所不催。

第四季结束后开讨论会时,一群人把矛头指向了队长,叶修也默默拦下了所有罪责,他当时并没有什么表情波动。但经过假期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叶修整个人都变了,开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的研究战术和荣耀,不再出来陪我和沐橙烧饭看电视了。

我也去隐晦的问过他,他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说着不在意,只是感叹自己对荣耀的热爱越来越深了。

切,就是嘴硬。说着不在意明明比任何人都在意。

别把所有都扛在自己肩上啊!



————————————————————

不想改了。。。。。

今天的我依旧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