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丶依依

我觉得我的同事和黄少天谈恋爱了

欢脱向

设定:周泽楷其实是个话痨

又是在一个混沌的没思想的情况下的产物

与其说文,感觉像一个脑洞大纲

不介意就看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被屏蔽了

emmm(打不开的,评论里有链接)

出来冒个泡

双生(二)

“你们快点,记得冰籽草要连根一起挖才有功效。”蓝河一边指挥着众人,一边埋头统计着草药。
“蓝桥师兄!蓝桥师兄!”一位弟子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前面,前面有个人满身是伤的躺在那里。”
“带我去看看。”
“是”

蓝河率领几名弟子快速赶往事发地,穿过草丛,他看到了靠在树上浑身是血的人,叶修?!蓝河瞳孔一缩,慌得连忙转身就走。
“师兄?”跟在蓝河身后的弟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与蓝河撞了个满怀。
面对师弟们疑惑的眼神,蓝河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指着身边的一位弟子,“你,去看看。”
“身上没有致命伤,但伤口太多导致过渡失血,气息很微弱。”
“嗯,”蓝河站在一旁面无表情,手袖里手指微微缩了一下,眼神示意了身边的两名弟子,“你们两个过去,帮他包扎一下。”

稍顷,两名弟子已经把那个重伤的人员给处理好了,蓝河走到叶修身边,伸手捏了一个诀,在他周围设起了一道防护法阵。
“给他留点药,我们走。”蓝河甩了一下衣袖,转身离去。
昏睡在地上的人挑了挑眉,猛然吐了几口鲜血,
“怎么回事?”面对突生的变故,几名弟子惊呼了起来。
蓝河看向了那位帮叶修诊断的弟子。
“不可能啊,我明明没看出他有内伤和中毒的迹象啊。”弟子面对蓝河审视的目光,心里忐忑起来。
蓝河微微叹了口气,“我来吧。”
蓝河把手搭在叶修的手腕上,“璇玑受到过重创。”说着,往叶修身上点了几处穴位,然后并上双指按在叶修手腕上,慢慢地把自己的内力往他身体里送。
那名弟子小声地嘀咕,有些慌了,“不可能啊,我检查过啊,明明没问题啊。”
废话,我刚刚自己震碎的,你要是检查得到,我一定血书要喻文州把你给逐出师门,省的害了他人性命。
“诶,那说明你修炼还不够,没能发现。”旁边另一名弟子安慰道。
“啊?是吗?”
你们懂什么,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媳妇,叶修虚弱的靠在树上,默默吐槽到。

是时候,叶修算了一下时间,忽然睁开了眼睛,大叫了一声“别!”,说着,反手抓住了蓝河的手腕,迅速默念了一个诀,把自己的手牢牢黏在蓝河的腕上,然后扑通一声,人直直地摔在蓝河怀里,又晕了过去。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根本没给在场的任何人有任何的反应时间。

夜晚,大家坐在篝火旁,蓝河不死心地又掰了掰靠在自己身上的人的手,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怎么就又。。。。。明明已经走了相反的路了,不过,记得当时遇到叶修,他虽然有些虚弱,但没有受这么重的伤啊,难道途中又生了变故?师祖曾说过,万物之间皆有联系,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小小的举动可能会引起巨大的变动,难道是自己私自改变了路线,导致了这一系列的连环反应?蓝河有些愧疚,心中又叹了一口气,自己虽然不想见到叶修,但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一代斗神的陨落。
当蓝河还沉浸在愧疚之中时,身边的动静把他拉回了现实,叶修醒了。
“唔。”叶修缓缓醒来,因牵扯到自己的的伤口,疼得微微皱了皱眉,
“你醒啦”蓝河直直的盯着叶修。
“嗯,”叶修松开了蓝河的手腕,瞥见被自己抓的红透了的手腕,微微表示歉意,“对不住了,在下叶修。请问恩人叫?”
“蓝河。”蓝河像前世一样报了一个闯荡世间时的化名。
“好名字!”
“敢问叶少侠来蓝雨药境是要做什么?为何一身的伤?”
“当然是为了采九转冰莲。伤嘛 ,在蓝雨药境遇到了凶猛的妖兽,不小心被它打伤了。”说着,叶修抬头望了望天,面露伤感。
妖兽?蓝雨境内还有能打伤叶修的妖兽?看来接下来的几天要小心了,等回去此事要汇报给大春,让上层处理。蓝河默默地思索起来,转头无意中撞上叶修直勾勾的眼神,略微有些不自在,默默又转回了头。
“哦,你要找九转冰莲,那你走错方向了,在西南方的大湖里。”
“诶?”叶修忽然没反应过来,上一世,因为自己要采冰莲,蓝河跟了他一路,誓死要保护自己门派的圣草,所以一边照顾他,一边给他错误信息,诱导他往其他方向走,可没给自己少折腾,这一世怎么。。。。。
“怎么了?”蓝河看着叶修欲言又止的表情,忽然想笑。
“冰莲,不是你们门派的圣草吗?百年才开一株,你们就这么,这么供出去了?”叶修怀疑的说到,“难不成,你在骗我?”
“当然不是,只不过满湖的莲花,少侠又怎么知道哪株是真的,这全看少侠与我们门派圣草的缘分。”虽然你一定能得到。。。
“若是少侠不信,那就自己找吧,明天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蓝河起身往其他弟子们走去。
“诶?等等!”
“嗯?”
“娘说过,救命之恩当,当以身相许。”叶修害羞地低下了,眼神飘向了别处。
“啊?”
“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

不能一边看直播,一边写文,不然,鬼也不知道你写了啥。

仿生人

安卓周x人类蓝

有脑洞,没文笔QAQ
————————————————————————————

周泽楷正穿着围巾,一只手拿着汤勺,不停地搅动着锅中的食物。忽然,他停下了动作,转身离开厨房,走到大门口,拧开了把手。

 “欢迎回家,小蓝。”说着,伸手去接门口那人的外套和背包,门口那人并没有被这突然的开门之举吓到,很自然的递了过去。这是两人之间五年来的默契,早已习以为常了。刚开始的时候,蓝河确实吓了一跳,一个劲的夸周泽楷厉害,没买错机器人,后来才知道小周把自己的系统与门口的监控相连了,所以每次都能那么准确的开门。

 

“今天烧的是奶油炖菜。”

“谢谢啦!小周做的最好吃了,我在这就闻到香味了。”

周泽楷僵硬的笑了一下,以表达自己很开心。

 

 

 

 

坐在餐桌上,蓝河又开始了日常抱怨,“诶,小周,你说我马上快三十了,怎么还没有男朋友。我觉得我长得也挺好看的啊。你说我会不会孤独终老啊。”

“你还有我呢。”周泽楷站在餐桌旁,礼貌的回道。

“还是小周好啊。”小蓝咬着勺子感叹道,“你说,我要不要听笔言飞的,试试?”

。。。。。。

周泽楷太阳穴旁的led灯闪了闪红色,并没有回答蓝河的问题。

 

 

这事要回溯到前几天,同事笔言飞来蓝河家里做客。。。

“老蓝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们都知道你喜欢男的,现在这社会同性婚姻法都普及很多年了,gay佬也不少,你咋还单着呢?”

“额,我这不是没找到合适的嘛。”蓝河扭扭捏捏的低头玩着手指。

“你啊,就是太纯情了,小姑娘都比你奔放。这么多年,追你的人不少,你偏偏一个也没看中,上次在酒吧,好不容易相中一个,你两都约上了,结果到了家门,你又反悔了。”

笔言飞开始滔滔不绝的扒起蓝河这几年的黑历史,活像一个老妈子。

“打扰了。”周泽楷敲了两下门,打断了笔言飞的话,端着茶点走了进来,在两人面前放了两杯茶和一些点心,然后自然地站在蓝河身后。

“要不?”说着,笔言飞靠近了蓝河,压低了声音说,“你去仿生人俱乐部吧。”

“啥?”

“就是那个夜总会。”说着,笔言飞拿出手机,给蓝河看了那个俱乐部的信息,“你看这里面什么类型的都有,都长得超好看。”

周泽楷的led灯闪了闪,瞬间变成了红色。

“可是,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蓝河瞬间被笔言飞的话吓到了,开始语无伦次。

“有啥不好的,又不是真人,别有啥心理负担,你都快三十了,该去开开荤了,纯情老处男~”

“你!”蓝河羞红了脸,眼神开始闪烁,“还是算了吧。”

“你呀,我们兄弟都成家了,就你。。。。大家都很为你着急,所以才叫我今天来开导开导你。人生啊,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

 

送客时,笔言飞在门口神神秘秘地又提了一句,“机器人技术都很好的,总比人好,容易弄疼你,第一次嘛,找个技术好的。”

“滚!”蓝河羞愤至极,甩上了门,脸上充血严重,就差冒气了,羞地急剁脚。

而周泽楷在背后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

 

 

蓝河生日当晚,周泽楷正和往常一样在书房收拾,在整理书桌时,发现资料旁放着一个平板,周泽楷好奇,拿起来看了一下,是那个俱乐部的官网,蓝河刚才在看俱乐部的仿生人预定服务,周泽楷手指划了几页,看了一会,然后把平板放回了原位。

过了一会,蓝河洗完澡出来了,他一边擦着头,一边坐到了书桌旁,拿起了刚才的平板继续翻阅,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小周也没说什么,自然地接过蓝河手中的毛巾,细心地帮他擦起了头。

 

“小周,我。。。。。我今晚要出去一趟,可能不回来了,你好好看家。”

“好的,小蓝。”

周泽楷站在窗边面无表情的目送着蓝河的车离开,手指摁在led灯上,“我要蓝河刚才的预订信息。”不到一秒,一条信息传入了周泽楷的终端,果然,蓝河在网上预订了一个仿生人,周泽楷在自己的系统中翻看了一下资料,皱了皱眉,是三年前的一款,长得像歌星黄少天的那款,周泽楷头上的led灯闪了闪,只是抿了抿嘴。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站在俱乐部门口,门口五颜六色花里花哨的灯光闪着他有些不舒服,小周调了调自己的程序,恢复了情绪,往门里走去,根据资料周泽楷很快找到了蓝河订的包厢,不知出于什么,周泽楷只是微微拉开了一点门缝。

 

蓝河满脸通红的坐在床边,低着头不敢看身边的仿生人。

“你在害羞。”仿生人用陈述的语气说道。

“。。。。嗯”

仿生人噗嗤笑了一下,用指尖挑起蓝河的下巴,“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深情的看着对面那羞涩的男孩。

蓝河看见他这样子,脸更红了。

 

假的,周泽楷很是不屑,这是每个性爱机器人都会的撩拨手段,这种机器人脑内数据库中存储了大量关于性以及如何抚爱别人的资料,以便应对各色的客户,必要时,还会释放一些气体,来撩拨气氛。

 

心跳120,体温38.5度,心率极其不稳,血压偏高。周泽楷默默扫描了一下蓝河,很明显蓝河很适用。

 

房间的气氛有些暧昧起来,蓝河和那个机器人的头靠的越来越近,眼神也开始迷离起来,眼看就要亲到时,“叮铃铃”一声手机声划破了这浪漫的气氛。

蓝河像受到什么惊吓,身子立马又弹了回去,

“抱歉”蓝河尴尬的接起了电话,

“喂?”

“小蓝,家里忽然来了警察。”

“什么?!怎么回事?”蓝河一下清醒了,一个好好的公民家里怎么回来警察,难道小周惹事了?

“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蓝河急急忙忙拿起床上的外套,准备出去。

“你要走了吗?”

蓝河回头,仿生人极其乖巧的坐在床边,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像极了无家可归的小奶狗,看得蓝河心中软的一塌糊涂。

“抱歉,有事。下次吧。”

“好吧。”声音中充满着委屈。

蓝河咬了咬牙,冲了出去。

 

 

蓝河开车赶到家门口,整个家暗堂堂的,似乎没有人,难道小周被带走了?

蓝河立刻打开家门,冲了进去,“小周?!”

没人回应,忽然背后的门锁上了,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了他,以极快的速度锁住了他的双手,把他摁在了墙上,蓝河吓得尖叫了起来,刚发出一个音,就被人狠狠地堵住了嘴,那人深情的吻着他,一吻完毕。

“嗯,我在。”对面的黑影回答道。

“小周?”

“嗯。”黑影又凑近吻了上去,这次持续的时间更久,直到松开,蓝河几乎喘不过气来。

就这样蓝河晕晕乎乎的被周泽楷抱上了楼,一把扔到了床上,周泽楷欺身压近,跨坐在蓝河身上,手指点了点自己的led环。

 

滴,资料下载完毕。。。。。。。

什么资料,你懂的๑乛◡乛๑ 



 

 


双生(一)

双重生

叶蓝,可能含点叶all

草稿向  可能以后还会修改

——————————————————————————————————

微风猎猎,翻滚着男子白色的衣摆,云海在男子脚下的悬崖边滚滚翻动,那人缓缓地回过头,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容,“叶修,我不喜欢你了。”说完,便纵身跳下这万丈悬崖。

 

“小蓝。”一个满头银丝却面容英俊似三十出头的男子气息微弱地躺在床上,眼神缥缈,脑中不知为何回想起了上千年前的那一幕,忽的一笑,“我这一生爱过很多人,可是到头来发现我爱的人是你。”说完,闭上了眼睛,眼角留下了一滴泪水。

“上仙,殁了,呜呜呜。。。”

荣耀甲午十年,上仙叶修寿命已尽,死于斗神洞府,享年6000岁。

 

——————————————————————————————

“蓝河,蓝桥师兄,起床啦!”睡梦中有人不断的晃动着蓝桥的身体,吵得不得安生,蓝桥皱着眉,爬了起来,“嗯?”“师兄。”蓝河眼孔收缩“系舟?!”蓝桥蓦地紧紧抓住了系舟,激动地眼中闪着泪花,“师兄?疼疼疼”系舟被蓝桥弄得莫名其妙,“师兄今天怎么了?”“我。。。。”蓝桥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怎么一副小孩子的身体?

“系舟,现在什么年间?”蓝河紧张地看着系舟,似乎在求证什么

“荣耀壬午七年。”

蓝河脑中闪过一道光,我难到真的重生了,心中百味陈杂。

“蓝桥师兄你今天怎么了,快起来,你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啊?什么日子?嘿嘿,轮到师兄你去蓝溪药境采药的日子。”

采药?叶修?!自己就是在蓝溪药境遇到的叶修,然后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最后終求不得而。。。。想到这,蓝河心中就如刀割般,有泊泊鲜血从心脏溢出。

“蓝桥师兄,怎么了?你的脸忽然好白啊。”

“无碍。师弟,你先出去吧。我过会就到。”

——————————————————

“叶修!”

一个熟悉又令人丧胆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吓得叶修立马跳下了床,“诶呦,我亲爱的宗主诶,你就行行好,别折腾我这老家伙了。”宗主?陈果?叶修立马惊讶的抬起头,眼中闪着泪花,脱口来了一句“你不是死了吗?”

“什么?!”一记重拳忽的往叶修头上招呼,叶修凭本能反应看看躲了过去,“碰”原本在叶修身后的花瓶炸成了碎片,这一下,让叶修一下子神清气爽。

“哈,我就说祸害遗千年,老叶刚渡劫醒来就敢这么和咱们宗主说话。我就说他皮糙肉厚没事。”

叶修抬头看向门口,老魏!方锐!沐橙。。。。。。

他一个健步冲上去,紧紧抱住了陈果,“你还活着,真好,大家还都在。”说着,又把其他人也紧紧抱了一遍。

这一抱吓得众人都闪到了离叶修三米开外,一群人围在角落嘀嘀咕咕。

“哇!渡劫渡坏脑子了。”

“我觉得可能夺舍。”

“天道还是公平的,这不要脸的终于还是没挺过去,诶,可惜了。”

。。。。。。

“喂,我说你们,我可听得见你们说什么。”叶修无奈。

乘着大家还在嘀咕,叶修仔细调转自己周身的经脉气息,低阶散仙,叶修又看了看陈果的修为,元婴三段。

忽然,心中一紧。

“老方。”

“嗯?”

叶修忽然有点口干,吞了吞口水说“我是不是应该去蓝溪药境,找点药,稳固一下境界。”

“对啊,你不是渡劫前就打算好了吗?”方锐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对了,最近几天是蓝溪药境入口开放的日子,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天道垂怜,天道垂怜,叶修心中大喜,不由得感叹道,自己和小蓝又要见面了!

叶修扛着伞,跳出了窗外,小蓝,这次我可不会放手了。

 

蓝溪药境中

“蓝桥师兄,原计划不该往那边走吗?”

“不,”蓝河抬起头,目光坚定地说到“计划有变,这次,我们走这边。”

说完,拎起春雪剑,头也不回地往另一头走了。

叶修,这辈子别再见了,放过我吧。

————————————————————

绿荫蒙蒙,穿过一片小树丛,一谭湖水就出现在眼前,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男人蹲在湖边,无聊地拔着地上的小草,嘴里不知道嚼了多少片烟草了,不该啊,按时间,小蓝就算爬也爬过来了啊,怎么连个蓝溪阁的人影也没有。叶修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手指翻转,结出几个手印,忽的,前面的平地出现了一只浑身通透雪白的雪狐。

“嘿,还记得少天和文州吗?就那两个以前穿蓝雨校服的。还有一个话特别多的。还记得吗?”

雪狐点了点头,锁起了身子,似乎耳边又响起了那恬噪的声音。

“去,把这药境里所有蓝溪阁的都给我找出来。”

tbc

那些言情梗(一)

算一个个独立小片段吧

言情小说梗

——————————————————————————————

一、一夜情梗

“唔”周泽楷昏昏沉沉的坐了起来,被单因为他的动作而滑了下来,露出了光滑的上半身。昨天,似乎喝多了。。。周泽楷难受的动了动身子,手无意间碰到了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什么??警惕性让周泽楷瞬间做出了反应,掀开了被子,一个和他一样光着身子的少年,身上布满了欢爱的痕迹,明示着昨日晚上的疯狂,少年还在昏睡着,因为被子缺失,冷得缩起了身子。周泽楷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会他,把被子又盖回了少年身上,自己起身穿起了衣服。

刚穿戴完毕,“碰!”房门被人撞开,一群黑衣人涌了进来,一位像他们头的人走到周泽楷面前,微微鞠躬,

“少爷”

“嗯”

 周泽楷悠悠的瞥了一眼床,那位领头的顺着周泽楷的目光也注意到了床上还有一位人,那名少年被刚才的动静已经给吓醒了,直挺挺的坐在床上,还没搞清楚状况,呆呆地看着一屋子的人,眼睛略带着些惊恐。

“江,交给你了。”说着,周泽楷走出了房门。

那位姓江的人带着两个手下走到了蓝河面前,和和气气,笑着对少年说:“你好,我叫江波涛,周氏集团的总裁秘书。额,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许,许博远。”少年腼腆的说到。

“好的,许先生,希望昨晚的事,你只字不要提,那只是场梦。。。”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拉起许博远的手,把钱塞到他手里,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然后慢悠悠地转身往门口走去,许博远一脸呆滞地望着手里的巨款,显然没搞清状况,此时,江波涛领来的一名手下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黑色的枪口正对着她的脑门。

这时,周泽楷和几名手下又急匆匆的赶了回来,“怎么了?”江波涛上前扶住周泽楷,“记者,酒店楼梯口好多记者,说有人爆料周氏集团的少爷乱交。”一名护送周泽楷的手下急匆匆地向江波涛说明了情况。

江波涛沉思了一会,凑到周泽楷耳边嘀咕了几句,周泽楷皱了一下眉,盯着床上还处于懵逼状态的少年看了一会,微微点了点头。

江波涛微笑的走回到许博远身边与他交谈了起来,最后,江波涛站了起来,向许博远微微鞠躬,“许少爷,恭喜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周少爷的未婚夫了。”

——————————————————————————————

二、撞车梗

微风拂过绿叶发出沙沙声响,阳光被树叶切割成大小不一的亮片,轻柔的洒在了地面上。

“刹”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这美好,一位穿着蓝色卫衣的少年和他的蓝色自行车倒在了一辆兰博基尼旁边,蓝衣少年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从车上冲下来两个人,一个长着模特脸的帅哥,手足无措地冲到他面前,“你,你没事吧?”另一个年纪稍长的也跟到了帅哥身后,瞧了两眼摔倒的少年,切了一声,“周少,这年头碰瓷的可多了,你小心别人抓着你不放。你别忘了,昨儿个还有那几个丑八怪故意冲到你车边,说被撞了,缠了你半天,还是我来处理吧。”说着把周少护在了身后,像挑白菜一样的嫌弃的看了几眼面前的少年,掏出一张卡,“诺,你如果想要医疗费,就拿着吧”

“啊??”蓝衣少年一脸懵逼,呆呆地望着伸到他面前的卡。

“怎么?嫌少?”那人挑了一眼,“你该不会另有目的吧,呵,也不瞧瞧你那样,我们周少不好这口,拿着卡请回吧。”

“啊????”蓝衣少年更懵逼了。

“怎么,不死心?”对面的人似乎失去了耐心,“别给脸不要脸,不知道见好就收。”说着,挥拳往少年脸上招呼。

蓝衣少年,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臂,一个过肩摔,把人扔到了地上。

“诶呦!”

摔完,那蓝衣少年似乎反映了过来,急急忙忙地蹲下来查看那人的伤势,“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平时练空手道,一时没反应过来。”说完,回头看向那位一直沉默的周帅,抱歉的笑着“对不起,我似乎把你朋友摔伤了,要,要不,卡里的医疗费我不要了,还回去,算,算扯平了。”

说完,蓝衣少年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他一个穷学生确实出不起医疗费,只好尴尬的用手指扣着脸颊,可怜巴巴的望着那位周少。

阳光的碎屑洒在了少年白净的脸上,撒进了他蓝色纯净的眼睛里。

糟糕,这是心动的感觉!

周泽楷如是想到。

——————————————————————————————

to  be  continue。。。。

可,是我出的聘礼

借用楚留香游戏的设定

暗香楷X武当蓝

——————————————————————————————


我也不知道敏感词是什么系列























Fin

 

 

 

 

 

 

 

 

 

 


有没有人来跳这个顶,风景超好的(●'◡'●)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