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丶依依

【周蓝】燃犀

ooc

无意中看到一篇周蓝,忽然打开了新世界,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

睁开眼,漆黑一片,这是哪儿?周泽楷缓缓撑起身子,在他不远处,有一盏荷花灯,微弱的烛光一闪一闪的晃动,这盏花灯似乎是光唯一的庇护所,光只能在花灯中,无法向四周散去,这黑暗能吞噬光芒。周泽楷捧起那盏花灯,一缕飘渺的青烟随着烛光的闪动向某个地方飘去,周泽楷下意识地随着青烟飘散的方向走着。滴咚,有水滴落的声音,自己似乎在一个溶洞中,可太暗了,除了手中的那盏灯什么也看不见。继续向前走着,哗啦啦,是河吗?周泽楷茫然的朝着有水声的方向走去,水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周泽楷停住了脚步,他可以确定,河就在他的脚边了,这河的深浅宽窄、流水的急缓,他无法确定。他只好随着青烟所指的方向慢慢沿河边走着。

前面有亮光!在黑暗中看到一束光那是多么欣喜,周泽楷不禁加快了脚步,是一座桥,一座会发光的木桥,红色的漆加镶金的护栏,彰显着一种贵气,可这桥只能看见一半,另一半却隐藏在黑暗中,不知何时到头。桥头站着一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襦裙,化着妖艳的妆容,发髻上插着一根玉簪,手上还拿着一根烟枪,cosplay吗?周泽楷走到她身边,那女子似乎没瞧见他,正专心致志地抽着烟,周泽楷没多说什么,捧着灯向桥上走去,忽然,那女子伸出了一只手,拦住了他,“你不能过去。”那声音灵逸空洞,在黑暗中回荡了很久。周泽楷疑惑地歪头看向了她。“我受人所托,不能让你过桥。”那女子忽然抬头看向周泽楷,周泽楷更加疑惑了。

“晋温峤至牛渚矶,闻水底有音乐之声,水深不可测。传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怪状。”女子莫名其妙的留下这一句,便静静地看着河面。周泽楷明白了她的意思,扯下了脖子上由犀牛角雕刻的小饰物,扔进了灯里,火一下子烧得更旺了。他把荷花灯放入了水中,灯晃晃悠悠的向河对岸飘去,忽然灯火变成了绿色,一大股青烟冒出,飘向对岸,不久,烟似乎碰到了什么障碍物,不再向前飘去,而是慢慢缠绕着障碍物,渐渐地一个轮廓出来了,是一个人形!不,不止一个,随着烟越来越多,对岸逐渐清晰了起来,对面的人来来往往,走得很快,只能看到一丝残影,唯有自己正前方有一个青年站在岸边望着自己,一个很清秀的小伙子,蓝色的长衫,一副古代侠士的装扮,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温柔地看着自己,心忽的一下子痛起来了,周泽楷抓在自己心口的衣服,眼泪止不住的流,却道不出个所以然来。两个人不知对望了多久,忽然那青年,指向周泽楷的后面,就这么默默地指着,眼睛却依然盯着周泽楷。“你该走了。”女子忽然开口,把一个系着铃铛的蓝色发带塞到周泽楷手里。身体似乎不听指挥了,周泽楷转身向后走去。

“叮铃”

“叮铃”

“叮铃”

每走一步,铃铛都会响一下,身后的亮光逐渐没了,又陷入了黑暗中。

忽然,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是那个青年,不过,是短发。

在蓝雨俱乐部,自己迷路了,很着急,忽然,那个人出现,微笑者给我领路,把我带了出去。那时他走在前面,窗外的阳光渡在他身上,像天使一样。

后来,我又在轮回的赛场后台看到了他,那场正好是轮回对蓝雨,他是以随队人员的身份过来的,那时他眼睛一直盯着黄少天,噗灵噗灵的闪着光,活脱脱像一只看到肉骨头的小狗。

赛后,我以答谢为由请他吃了饭,他嘴里塞满了食物,闪着大眼睛,口齿不清的说着好吃的样子,可爱极了。我失神伸手替他抹掉了嘴角的酱汁,就这样两个人静静的看了对方很久。

后来,我们交换了手机号和QQ,每天都会聊上几句,给对方道声晚安。

他在我生日时,送给了我一个企鹅公仔,头上还戴着一枪的帽子,我很喜欢,一直把它放在床头。

到了他生日,我送给了他一条自己亲手做的与蓝桥春雪同款的蓝色系着铃铛的发带,他那时看到礼物,高兴地跳了起来,我情不自禁揽过他的脑袋,吻住了他。

再后来,他搬到了S市和我同住了。早上起来,两个人一起开心地吃早饭,中午休息时,捧着手机看他在QQ上抱怨叶修前辈抢蓝溪阁的boss,晚上回家,一打开家门就能闻到饭香,饭后,两人或是一起打着荣耀或是一起看着综艺节目,再晚,便一起躺在床上,然后情不自禁的干一些羞羞的事。

后来,

后来,他死了。。。。

周泽楷忽然惊醒,那是许博远!我的爱人!他立马转身想回去找他。可一转身便呆住了,两个一黑一白的鬼就站在他背后,阴森森的看着他,手里还拽着锁链,那两鬼看见周泽楷忽然转身,立马抛出了手中的锁链。

“叮铃”蓝色的发带像活了一样,缠着周泽楷的手,把他向后一拽。锁链堪堪擦过周泽楷的鼻子,周泽楷似乎掉到了一个洞里,正在急速下坠,看着鬼慢慢的缩小在自己的眼前,又是黑暗,又什么也看不见了,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在下坠还是浮在半空中,周围安静的很,脑子里只想着刚才掉落下的那一瞬,他听到一个声音“好好活着”,是许博远的声音。周泽楷下意识地重复了那句话“好好,活着。”忽然,周围开始嘈杂起来,“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有男有女,都在呼喊着他,很吵很吵。

“你该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炸起,如同清晨寺里的晨钟,庄严,肃清了一切嘈杂,平复了焦躁的内心。周泽楷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白色的天花板印入眼前,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母亲看见自己醒了,顿时哭出了声,“儿子,你怎么想不开吃安眠药呢,你要走了,我可怎么办呢!”“队长醒了!”“队长!”病房里站满了人,有自己的家人还有朋友。

“我,再也,不会了,我要好好,活着”周泽楷紧紧握住了母亲的手,低着头,头发挡住了他的神情。

 

早上、、、周泽楷家

周泽楷穿上鞋,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拇指抚了抚鞋柜上相框里青年的脸,“我走了”,轻轻地关上了门。

“叮铃”挂在窗上的发带响了一下。


评论(16)

热度(44)

  1. 殇影凌丶依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