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丶依依

【叶蓝】瞎掰④(ABO)

与题无关,不知道怎么取标题名字,所以瞎掰

叶修O,许博远A

对,你没看错,这样也可以是叶蓝,看我怎么圆回来(其实我也想知道自己怎么圆回来)

小学生文笔——都不如(:3_ヽ)_

ooc,流水账,有可能半路抽风画风突变or弃坑


———————————————————————————————

 “那么现在,职业联盟第八赛季,让我们恭喜新科总冠军,轮回战队!!!”

随着全场的欢呼声,第八赛季终于落下了帷幕。今年,由于嘉世的出局,大部分群众的视线也转向了往年并不受关注的挑战赛,这时,一个名叫兴欣的草根战队突然跳出来,公开挑衅嘉世,根据地竟然还在嘉世对面!!!这气势,啧啧啧。。。这战队到底什么来头?随着细扒,叶修是叶秋的事逐渐暴露在世人眼前。各种指责、怀疑、鄙视此起彼伏,嘉世的粉丝们更是涌进兴欣网吧闹事,叶修虽然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吊儿郎当的,但心里比谁还不安,队员还没凑齐,装备水平相差太远,据说肖时钦要转入嘉世……这场挑战赛真是危机重重啊。

日子虽然难熬,但叶修却十分珍惜这段岁月,蓝河来了,在他最困难的时候。。。。。。。

那段艰苦的日子让叶修认识了幸福这个词,叶修每天醒来可以看到身上盖好的厚被子;可以喝到热腾腾的白粥;打荣耀时身边也有人陪着,给他倒水,时不时地塞他一嘴零食;还可以在抢boss的时候窥屏看看蓝溪阁的动向!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抢不到boss啦!有几次喻文州亲自上阵,都被打的怀疑人生——我的战术这么好识破???(:3_ヽ)_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又多了个人在身边唠叨烟的问题,这星期的烟又克扣了不少,老叶抖了抖了烟盒中那几根烟,心中一阵唏嘘。

 

所有事件都会有个保鲜期。风波渐渐平息了,没有人来挑事了,因为大家都觉得兴欣不可能赢嘉世。生活又恢复了平常。

蓝河也该回去了。

“啧,蓝河大大,你咬的时候能轻点吗?”叶修抱着蓝河,头随意的搁在蓝河肩上,脸颊泛着红晕,小口小口的喘着气,有种说不出的色气。

“别动。”蓝河没有像平常一样和叶修拌嘴,一脸严肃地松开了咬着腺体的嘴,“这次的发情期算是过了。你平时还是要小心点。”别看蓝河平时温温和和的,但一旦涉及到信息素交换的时候就异常严肃,叶修搞不懂,每次渡过发情期都只是咬个脖子而已,连接吻也没有!!!有这么紧张吗?有几次叶修还能明显感受到有抗拒的情绪。

晚上,蓝河拖着行李准备离开了,在兴欣门口,“叶修,你要好好注意身体。Balabalabala别送我了,大晚上太危险了。烟别抽了,对身体不好。”“我这不是没点着吗?”蓝河知道叶修压力很大,抽烟也是为了缓解压力,就没多说什么。

“加油啊。”蓝河紧紧抱住了叶修。

 

蓝河走了,载着他的出租车越来越远,消失在街头,叶修依旧倚在门口,点燃了嘴上的烟。

“叶修,你喜欢上蓝河了。”苏沐橙出现在叶修身后,整个人都隐没在阴影里。

“是啊。”叶修并没有回头,默默吐着烟。

“那你怎么不告诉他?”

“他啊,他不喜欢我啊”叶修继续吐着烟“我试探过他,每次我牵他的手、捏他的腰、搂着他的时候,他都什么感觉也没有,他啊,只是太善良了,太容易心软了,把照顾我当做了他的一个义务。责任罢了。”叶修心底一阵空虚,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在他陪他度过这段受人指责、没法出门的日子里?不,好像很早之前,在他在兴欣当保姆的时候,明明不是他的公会,叶修也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指望蓝河会听他指挥,但蓝河却兢兢业业的干了,还超额完成了任务!工会建立才第二天,工会上下整整齐齐的,小白们一遇到什么问题就找绝色大大,蓝河也耐心解答,所有人说绝色是个温柔的人,什么事情都不会拒绝,叶修自从发现了他的炸毛属性,也喜欢经常去逗逗他,每次看见他炸毛心里就十分畅快,在打副本时配合的也很好,闲下来没事的时候,绝色和君莫笑就会躺工会旁边的在草坪旁,什么也不说,就静静地躺着,挺好的。还记得绝色最后走的那天,蓝河还留了一份公会仓库管理的方案,“这是我根据兴欣的实况改的,对你公会发展还是很有帮助的。”或许更早,在和他谈副本材料的时候,也有可能更早更早,早到第一次被他临时标记的时候,就已经沦陷了。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现在我喜欢他,可他。。。。。。他对每个人都太温柔了。

“没事,他欠我的,他得赔我。”叶修回过头,苏沐橙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在他沉思的那段时间走了。

我说过,要他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 一辈子。

叶修什么时候睡的,并不知道,老板娘只是早上在门口发现有一堆烟屁股。


——————————————————————————

早上想不出一个词,晚上有想法了,但父母催着睡觉。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小剧场:

叶:我好像黑化了诶!!!

作:最近  独占我的英雄  看多了,所以你懂的。

叶:。。。。。。

作:里面的攻也抽烟哦!受也是人妻哦!o( ̄▽ ̄)d

叶:。。。。。。。(¬_¬)



评论(3)

热度(48)

  1. 殇影凌丶依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