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丶依依

闯荡【二】

忽然没灵感了,虽然才写了第一张

我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系列

————————————————————————————

蓝河闯荡江湖第一天日记:

1、地真的很硬,睡得很不舒服

2、即使要露宿也要除干净周围的草,草真的很扎人

3、出来闯荡住客栈!没事别露宿荒野!

4、虫子真的很多,还咬人

5、这样的环境叶修睡得很死,不愧是老江湖,佩服佩服。

————————————————————————


接下来的几天,蓝河依旧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一个城镇都没路过,蓝河觉得叶修是故意的。不过,蓝河也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睡着睡着你就习惯了,蓝河心中默默吐槽。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不去哪儿啊。”

“啊???”

“闯荡江湖,四海为家。当然是瞎逛啦,想去哪儿去哪儿,多自在。”叶修牵着马,拉着蓝河继续向西走着。



再往前走了一百里,城镇!!!是城镇!!!蓝河二话不说拉着叶修往城里跑。

叶修:刚才无精打采像丧尸的人是谁?!拉着我的又是谁?!


趴在客栈的床上,蓝河发出了一声叹息,啊!床的感觉!叶修看着蓝河一脸幸福样,无声的笑了笑,坐在窗边自顾自的喝起了茶。

“闪开闪开!”随着街上一群骚动,一骑人马飞奔而去。月牙玉,辉夜教?叶修转了转手中的茶杯。


第二天

住了一晚客栈,蓝河神清气爽,整个人都活络了起来,蹦蹦跳跳的,迫不及待要开始今天的行程,拉着半梦半醒的叶修就往外走。

“老板结账!”大老远在楼梯口便喊着结账,还捅了捅叶修,示意了一下。

“啊?我没钱啊。”被拖到老板面前的叶修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气,表示自己还困着,想去睡个回笼觉。可身边的两人的脸都黑了下来,蓝河尴尬的对老板笑了笑,还伸手拽起了叶修的领子,“钱呢?别说我爹没准备。”

“准备了,当时走得急,没拿。是你催着走的。”叶修看着正处在爆发边缘的蓝河,可怜兮兮的说道。

蓝河:_(´ཀ`」 ∠)_


结果,两人被老板和蔼的请到了后厨刷完抵债。

“啊啊啊啊!我堂堂一个少爷,从小到大还没刷过碗,如今落魄至此,还要刷上一个月的碗,我的命啊~我还不如睡大街呢!”蓝河拿着碗狠狠地擦了一遍又一遍。

“别嚎了别嚎了,不就刷个碗嘛。这又是闯荡江湖的一种修炼。你以为游侠都有钱,天天住客栈啊!还有,你再擦碗要碎了。”

“不会吧,这些江湖游侠没钱在客栈洗碗?!”蓝河觉的自己的江湖观岌岌可危。

“不啊,有个很知名的剑客就说相声的。”

“哈?”

叶修似乎听到什么东西裂开了一条缝,立马调转了话题,“其实可以接任务赚钱。”

“你不早说!”蓝河一激动,手一用力,擦碎了一只碗。

“。。。。。”

“。。。。。”


就这样叶修去和老板交涉了半天,不知说了什,老板脸色忽然变了。

最后老板竟然没问他们要任何东西做抵押就放他们出来了。叶修在天下堂里给蓝河和自己分别接了一个任务,便分头行动了。


还没过多久,叶修便又返回到了店里,老板见叶修一人便立刻换了一个态度“叶大侠,阁主在城西的闻风楼等你。”

————————————————————————

小剧场:

有一个剑客刚入世时,在某个酒楼和人发生了摩擦,便拔剑打了起来。

霎时间,酒楼的人都尖叫着跑散了,徒留酒店掌柜的一脸心痛的看着那些损坏的桌椅和那些还没付账的酒菜。

“啊,你打的还不错,可惜还是太慢了,看这里,这里,这里,这里,都是破绽,还有这,诶呀刚说过你,怎么又犯同样的错误,看剑看剑!”

“诶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撞到别人的花瓶上去了,看看看,掌柜都快哭了,诶,那个好像是青瓷的,好像是南宋,相传商周时期便有了青瓷了@#¥%%&@#@。。。。。。。。”

“诶呀,你刚才那一招好像韩掌门的呀。不过他比你更有威力,你应该手再往上抬一点,出力再大点,你知道这招怎么来的吗?相传当年韩掌门还是个小门徒,在岭南崖上修炼,忽然间夜空万里无云,星光璀璨,月光直照韩掌门修炼的洞口#%%&%¥……#@”

渐渐地,酒楼门口积聚了一堆人,大家搬着板凳,嗑着瓜子,静静有味的看着里面的打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