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丶依依

双生(二)

“你们快点,记得冰籽草要连根一起挖才有功效。”蓝河一边指挥着众人,一边埋头统计着草药。
“蓝桥师兄!蓝桥师兄!”一位弟子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前面,前面有个人满身是伤的躺在那里。”
“带我去看看。”
“是”

蓝河率领几名弟子快速赶往事发地,穿过草丛,他看到了靠在树上浑身是血的人,叶修?!蓝河瞳孔一缩,慌得连忙转身就走。
“师兄?”跟在蓝河身后的弟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与蓝河撞了个满怀。
面对师弟们疑惑的眼神,蓝河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指着身边的一位弟子,“你,去看看。”
“身上没有致命伤,但伤口太多导致过渡失血,气息很微弱。”
“嗯,”蓝河站在一旁面无表情,手袖里手指微微缩了一下,眼神示意了身边的两名弟子,“你们两个过去,帮他包扎一下。”

稍顷,两名弟子已经把那个重伤的人员给处理好了,蓝河走到叶修身边,伸手捏了一个诀,在他周围设起了一道防护法阵。
“给他留点药,我们走。”蓝河甩了一下衣袖,转身离去。
昏睡在地上的人挑了挑眉,猛然吐了几口鲜血,
“怎么回事?”面对突生的变故,几名弟子惊呼了起来。
蓝河看向了那位帮叶修诊断的弟子。
“不可能啊,我明明没看出他有内伤和中毒的迹象啊。”弟子面对蓝河审视的目光,心里忐忑起来。
蓝河微微叹了口气,“我来吧。”
蓝河把手搭在叶修的手腕上,“璇玑受到过重创。”说着,往叶修身上点了几处穴位,然后并上双指按在叶修手腕上,慢慢地把自己的内力往他身体里送。
那名弟子小声地嘀咕,有些慌了,“不可能啊,我检查过啊,明明没问题啊。”
废话,我刚刚自己震碎的,你要是检查得到,我一定血书要喻文州把你给逐出师门,省的害了他人性命。
“诶,那说明你修炼还不够,没能发现。”旁边另一名弟子安慰道。
“啊?是吗?”
你们懂什么,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媳妇,叶修虚弱的靠在树上,默默吐槽到。

是时候,叶修算了一下时间,忽然睁开了眼睛,大叫了一声“别!”,说着,反手抓住了蓝河的手腕,迅速默念了一个诀,把自己的手牢牢黏在蓝河的腕上,然后扑通一声,人直直地摔在蓝河怀里,又晕了过去。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根本没给在场的任何人有任何的反应时间。

夜晚,大家坐在篝火旁,蓝河不死心地又掰了掰靠在自己身上的人的手,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怎么就又。。。。。明明已经走了相反的路了,不过,记得当时遇到叶修,他虽然有些虚弱,但没有受这么重的伤啊,难道途中又生了变故?师祖曾说过,万物之间皆有联系,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小小的举动可能会引起巨大的变动,难道是自己私自改变了路线,导致了这一系列的连环反应?蓝河有些愧疚,心中又叹了一口气,自己虽然不想见到叶修,但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一代斗神的陨落。
当蓝河还沉浸在愧疚之中时,身边的动静把他拉回了现实,叶修醒了。
“唔。”叶修缓缓醒来,因牵扯到自己的的伤口,疼得微微皱了皱眉,
“你醒啦”蓝河直直的盯着叶修。
“嗯,”叶修松开了蓝河的手腕,瞥见被自己抓的红透了的手腕,微微表示歉意,“对不住了,在下叶修。请问恩人叫?”
“蓝河。”蓝河像前世一样报了一个闯荡世间时的化名。
“好名字!”
“敢问叶少侠来蓝雨药境是要做什么?为何一身的伤?”
“当然是为了采九转冰莲。伤嘛 ,在蓝雨药境遇到了凶猛的妖兽,不小心被它打伤了。”说着,叶修抬头望了望天,面露伤感。
妖兽?蓝雨境内还有能打伤叶修的妖兽?看来接下来的几天要小心了,等回去此事要汇报给大春,让上层处理。蓝河默默地思索起来,转头无意中撞上叶修直勾勾的眼神,略微有些不自在,默默又转回了头。
“哦,你要找九转冰莲,那你走错方向了,在西南方的大湖里。”
“诶?”叶修忽然没反应过来,上一世,因为自己要采冰莲,蓝河跟了他一路,誓死要保护自己门派的圣草,所以一边照顾他,一边给他错误信息,诱导他往其他方向走,可没给自己少折腾,这一世怎么。。。。。
“怎么了?”蓝河看着叶修欲言又止的表情,忽然想笑。
“冰莲,不是你们门派的圣草吗?百年才开一株,你们就这么,这么供出去了?”叶修怀疑的说到,“难不成,你在骗我?”
“当然不是,只不过满湖的莲花,少侠又怎么知道哪株是真的,这全看少侠与我们门派圣草的缘分。”虽然你一定能得到。。。
“若是少侠不信,那就自己找吧,明天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蓝河起身往其他弟子们走去。
“诶?等等!”
“嗯?”
“娘说过,救命之恩当,当以身相许。”叶修害羞地低下了,眼神飘向了别处。
“啊?”
“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