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丶依依

双生(一)

双重生

叶蓝,可能含点叶all

草稿向  可能以后还会修改

——————————————————————————————————

微风猎猎,翻滚着男子白色的衣摆,云海在男子脚下的悬崖边滚滚翻动,那人缓缓地回过头,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容,“叶修,我不喜欢你了。”说完,便纵身跳下这万丈悬崖。

 

“小蓝。”一个满头银丝却面容英俊似三十出头的男子气息微弱地躺在床上,眼神缥缈,脑中不知为何回想起了上千年前的那一幕,忽的一笑,“我这一生爱过很多人,可是到头来发现我爱的人是你。”说完,闭上了眼睛,眼角留下了一滴泪水。

“上仙,殁了,呜呜呜。。。”

荣耀甲午十年,上仙叶修寿命已尽,死于斗神洞府,享年6000岁。

 

——————————————————————————————

“蓝河,蓝桥师兄,起床啦!”睡梦中有人不断的晃动着蓝桥的身体,吵得不得安生,蓝桥皱着眉,爬了起来,“嗯?”“师兄。”蓝河眼孔收缩“系舟?!”蓝桥蓦地紧紧抓住了系舟,激动地眼中闪着泪花,“师兄?疼疼疼”系舟被蓝桥弄得莫名其妙,“师兄今天怎么了?”“我。。。。”蓝桥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怎么一副小孩子的身体?

“系舟,现在什么年间?”蓝河紧张地看着系舟,似乎在求证什么

“荣耀壬午七年。”

蓝河脑中闪过一道光,我难到真的重生了,心中百味陈杂。

“蓝桥师兄你今天怎么了,快起来,你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啊?什么日子?嘿嘿,轮到师兄你去蓝溪药境采药的日子。”

采药?叶修?!自己就是在蓝溪药境遇到的叶修,然后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最后終求不得而。。。。想到这,蓝河心中就如刀割般,有泊泊鲜血从心脏溢出。

“蓝桥师兄,怎么了?你的脸忽然好白啊。”

“无碍。师弟,你先出去吧。我过会就到。”

——————————————————

“叶修!”

一个熟悉又令人丧胆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吓得叶修立马跳下了床,“诶呦,我亲爱的宗主诶,你就行行好,别折腾我这老家伙了。”宗主?陈果?叶修立马惊讶的抬起头,眼中闪着泪花,脱口来了一句“你不是死了吗?”

“什么?!”一记重拳忽的往叶修头上招呼,叶修凭本能反应看看躲了过去,“碰”原本在叶修身后的花瓶炸成了碎片,这一下,让叶修一下子神清气爽。

“哈,我就说祸害遗千年,老叶刚渡劫醒来就敢这么和咱们宗主说话。我就说他皮糙肉厚没事。”

叶修抬头看向门口,老魏!方锐!沐橙。。。。。。

他一个健步冲上去,紧紧抱住了陈果,“你还活着,真好,大家还都在。”说着,又把其他人也紧紧抱了一遍。

这一抱吓得众人都闪到了离叶修三米开外,一群人围在角落嘀嘀咕咕。

“哇!渡劫渡坏脑子了。”

“我觉得可能夺舍。”

“天道还是公平的,这不要脸的终于还是没挺过去,诶,可惜了。”

。。。。。。

“喂,我说你们,我可听得见你们说什么。”叶修无奈。

乘着大家还在嘀咕,叶修仔细调转自己周身的经脉气息,低阶散仙,叶修又看了看陈果的修为,元婴三段。

忽然,心中一紧。

“老方。”

“嗯?”

叶修忽然有点口干,吞了吞口水说“我是不是应该去蓝溪药境,找点药,稳固一下境界。”

“对啊,你不是渡劫前就打算好了吗?”方锐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对了,最近几天是蓝溪药境入口开放的日子,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天道垂怜,天道垂怜,叶修心中大喜,不由得感叹道,自己和小蓝又要见面了!

叶修扛着伞,跳出了窗外,小蓝,这次我可不会放手了。

 

蓝溪药境中

“蓝桥师兄,原计划不该往那边走吗?”

“不,”蓝河抬起头,目光坚定地说到“计划有变,这次,我们走这边。”

说完,拎起春雪剑,头也不回地往另一头走了。

叶修,这辈子别再见了,放过我吧。

————————————————————

绿荫蒙蒙,穿过一片小树丛,一谭湖水就出现在眼前,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男人蹲在湖边,无聊地拔着地上的小草,嘴里不知道嚼了多少片烟草了,不该啊,按时间,小蓝就算爬也爬过来了啊,怎么连个蓝溪阁的人影也没有。叶修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手指翻转,结出几个手印,忽的,前面的平地出现了一只浑身通透雪白的雪狐。

“嘿,还记得少天和文州吗?就那两个以前穿蓝雨校服的。还有一个话特别多的。还记得吗?”

雪狐点了点头,锁起了身子,似乎耳边又响起了那恬噪的声音。

“去,把这药境里所有蓝溪阁的都给我找出来。”

tbc

评论

热度(3)